李克强对社会救助工作作出重要批示

李克强对社会救助工作作出重要批示强调

切实做到弱有所扶、难有所帮、困有所助、应助尽助

“洱海项目每一部分技术设计,包括从水源地到入湖河流、从湖滨到湖内,都采用生态治理的方式,力求和自然环境保持‘友好’。同时,治理不能一直靠政府输血,产业的转型必须同步考虑,污染少、经济效益好的产业也能为治理提供有力支撑。”孔海南说。

洱海水环境恶化引起国家高度关注,洱海保护被纳入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因为抱有一腔热情和多年洱海治理的实践积累,重大专项洱海项目负责人的重任落到了孔海南身上。项目启动时,他已58岁。

贯彻落实《关于改革完善社会救助制度的意见》视频会暨全国社会救助部际联席会议全体会议8月27日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社会救助工作作出重要批示。批示指出:社会救助是扶危济困、救急救难的兜底性制度安排,是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的重要内容,关系困难群众衣食冷暖,体现着一个社会的爱心和温度。各地区、各相关部门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扛起人民至上的责任担当,用心用情抓好社会救助各项政策措施落实,及时了解困难群众的需求和难处,畅通救助渠道,设身处地、实心实招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当前特别要针对疫情和洪涝灾害等影响,加大对困难群众的救助帮扶力度,做好低收入群体基本生活保障的相关工作。要进一步动员方方面面力量,全社会形成救助合力,切实做到弱有所扶、难有所帮、困有所助、应助尽助,把困难群众的民生底线兜住兜牢,努力为人民谋幸福,努力为民族谋复兴。

承接项目以来,洱海水质的每一点变化都牵动着孔海南的心。日均3万步,他走遍了洱海周边每个村落、每条河流。他患有房颤型心脏病和高血压等疾病,不适合在高原地区工作。为减少发病几率,他自制低盐清淡的三餐饮食,随身带着心脏节律监视器与袖珍心电图机,以防万一。

扎根银苍玉洱,守得水清月明。在孔海南团队多年努力下,洱海水质由浊变清,连续多年保持在国家三类水质标准。随着生态逐步恢复,销声匿迹多年的大理鲤鱼、海菜花等洱海特产又见踪影,甚至还出现了过去从未在洱海停留的鸟类新物种。

“下一阶段的治理目标是要回到洱海原初生态,可能还要十年。”孔海南说,“我的年纪大了,但团队里有很多年轻的‘治水人’,他们会继续干下去,干得更好。”

国务委员王勇出席会议并讲话。他指出,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社会救助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和李克强总理批示要求,坚持人民至上,扎实履职尽责,切实抓好《关于改革完善社会救助制度的意见》的贯彻实施,坚决兜住兜牢基本民生保障底线。

大面积种植大蒜等大肥、高药农作物;近14万头散养奶牛带来相当于300万人口产生的污染……孔海南团队逐渐认识到,这不仅仅是环境污染问题,更需改变当地的发展理念与方式。

“名字里带个‘海’字,大半辈子就注定要和水打交道了。守护水是我的使命,我热爱这项工作。”

王勇强调,各地各有关部门要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深入推进社会救助制度改革创新,着力构建综合救助格局,健全完善分层分类、城乡统筹的中国特色社会救助体系。要围绕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强化兜底保障,加强困难群众基本民生救助,扎实做好受疫情和洪涝灾害等影响困难群众的生活救助,创新发展急难社会救助,支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提升基层救助服务能力,努力实现精准救助、高效救助、温暖救助、智慧救助。要坚持党对社会救助工作的全面领导,强化部门协调配合,加强基层基础建设,做好经验总结和政策宣传,以实际工作成效不断增强困难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孔海南把土壤净化槽技术带了过去。这一技术可将污水处理为一级B类水标准排入洱海,一套污水处理系统每天能处理污水250吨。经过多年推广,30套示范性污水处理系统遍布洱海沿湖十镇,为洱海治理打下了坚实基础。

今年70岁的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孔海南,在过去近20年里,平均每年超过200天待在云南大理洱海边的研究站里,带领团队不懈攻关,终让曾因过度开发而污染严重的洱海重现昔日大理“母亲湖”的风采。

在这场“洱海保卫战”中,孔海南不是一个人,他的身后始终站着一支年富力强的队伍。

把困难群众的民生底线兜住兜牢

王勇出席相关会议并讲话

“这里就像是我的故乡。”上海交通大学云南(大理)研究院院长王欣泽已与孔海南共同守护洱海十余年。现在,他和同事每周还都要前往洱海不同区域的17个取水点,监测洱海水质的变化情况。

上海交大湖泊富营养化治理教学实践团队,由讲席教授孔海南、教授吴德意、研究员王欣泽等7人组成。团队先后开设《水体富营养化控制》《水处理工程课程设计》《生态设计与工程》等课程。用一流科研反哺一流教学,以生动实践鼓励青年学子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

在孔海南和同事看来,洱海问题的根源——面源污染是一些散落在洱海周边的“小”污染积累起来的。曾经,洱海沿湖及流域绝大多数村落、旅游服务场所几乎没有任何污水处理设施,这些污染是导致洱海富营养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1996年洱海大规模藻华暴发时,我第一时间就赶去了。当时藻华已经退去,洱海还有数十平方公里的‘水下森林’,但仅仅两三年后,‘水下森林’就消失殆尽。通常来说,‘水下森林’的面积越大,意味着湖水的水质越好。”

上世纪90年代开始,由于长期污染导致湖水富营养化,洱海两次大规模暴发藻华,水质从接近可直接饮用的国家地表水标准二类迅速下降,局部湖湾下降到劣五类水,湖边百姓坐在家中都能闻到随风飘来的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