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华!C罗一家搬入新别墅!一周租金超3万元

C罗在新别墅边上锻炼

C罗一家此前在葡萄牙马德拉岛的别墅生活,但为了有一个更好的锻炼和生活环境,C罗决定搬入一栋新别墅中。

热刺(3-4-2-1):1-洛里/4-阿尔德韦雷尔德,15-戴尔,39-坦甘加/24-奥利耶,8-温克斯,18-洛塞尔索,19-塞塞尼翁/11-拉梅拉,27-小卢卡斯/20-阿里

事实上,眼下涨价的不止海底捞一家。同样身为明星企业的西贝近日也被发现菜价上涨。显然,海底捞们正摩拳擦掌,要把疫情下的损失赚回来——既然客流量减少了,那就提高客单价。

餐位少了,客单价却上来了。“涨价涨得满脸问号。”一位北京的食客在微博晒出菜单,原本海底捞线下重新开灶令他激动不已,但一看价格顿时傻了眼,“人均220+,血旺半份从16涨到23元,八小片;半份土豆片13元,合一片土豆1.5元,自助调料10块钱一位;米饭7块钱一碗;小酥肉50块钱一盘,过分了啊。”

随着疫情好转,目前大多数餐饮企业都已经正式复工,但是生意却还远远没有恢复元气。许多商场流稀少,甚至出现餐厅服务员比顾客还多的诡异景象。上周记者前去北京亮马桥附近的一家连锁饺子馆,发现门店的防疫措施做的非常足,进门登记消毒、桌子中间备有塑料格挡、蒜泥跟醋都换成了小包装、上菜的时候还有餐盘盖。但从登记人数来看,当天顾客不超过6个人。

海底捞涨价背后,折射出餐饮业因疫情造成的巨大损失。中国烹饪协会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今年春节期间93%的餐饮企业选择关闭门店,损失惨重。相比去年春节78%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100%以上;9%的企业营收损失达九成以上。

面对消费者的不满,海底捞也显得很无奈。据新京报报道,海底捞如此解释涨价的原因:“因为疫情的关系,海底捞各地的门店在复业后的餐桌数量、接待客户数量方面都还有所限制,一是员工现在无法满员工作,另外就餐的人流量也不是太固定;二是成本问题,各地门店位置不同、消费水平不同,所以涨幅也不一样,整体控制在6%左右。”

涨价虽然是一剂猛药,但却不一定长久。有微博博主指出,涨价行为可能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涨价虽然是自由,但是却不一定明智;一者是群众情感问题,毕竟政策已经倾向于你了;二者,如果不具有稀缺性,那么强行提高毛利只会进一步下降周转,钱反而会越来越难赚。”

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已于3月1日凌晨将相关情况通报给香港卫生部门。

2月29日上午7时,患者出现咳嗽、发热症状。10时由家属驾车送往中山大学附属第八医院发热门诊就诊。21时咽拭子初筛新冠病毒核酸阳性。23时患者由中山大学附属第八医院转至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隔离治疗。3月1日0:40,深圳市疾控中心复核结果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目前患者病情稳定。

回看2019年,海底捞营收和净利双双增长,实现营收265.56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加56.5%。但快速扩张显然也给这艘餐饮巨轮带来了压力,由于业务的扩张和员工薪资水平的提高,海底捞员工成本大幅上升,从2018年的50.2亿元上升至2019年的79.9亿元,增长了59.3%。

疫情过后:“我更需要报复性存钱”

投资界记者致电海底捞通州华联店得知,目前门店的营业时间为早上11点到晚上九点之间,出于疫情防控考虑,门店内桌椅间隔在1米以上,一桌不超过三人,因此开放餐位较少,而美甲区、游乐室等暂停开放。

这并非个例。社交媒体上吐槽海底捞涨价的帖子比比皆是,对比去年7月份的账单来看,目前海底捞的菜价确实有所上涨。网友对比发现,同样的一份现炸酥肉已经从28元涨到了44元, 涨幅超过30%。更令消费者难以接受的是,涨价的同时,菜量还有所下降,“半份鹌鹑蛋21,12个,分量少了很多,下面都是白菜了,消费不起来了”。

餐饮巨头接连涨价:报复性消费还没来,报复性涨价先到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这是一场从上至下的全线冰冻。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连锁餐饮行业的影响调研报告》显示,从2020年3月1日算起,5%的样本企业账上没有现金支撑运营;79%的样本企业表示,依靠自有现金无法支撑再过3个月;而表示现金流储备丰厚,且能支撑6个月以上的样本企业占比仅为16%。

这背后的原因并不难理解。当疫情席卷大多数行业,大家的工资都不同程度受到了影响,甚至锐减。网上曾有一个调查,收集90后对这场疫情有哪些体会,其中反响最热烈的是终于知道了存钱的重要性。

虽然声称疫情期间遭遇重大打击,但这两个餐饮巨头都获得了“输血”——2月浦发银行北京分行即完成核批西贝餐饮授信额度5.3亿元,其中1.2亿元流动资金贷款已到账;而海底捞也从中信银行北京分行和百信银行获得信贷资金21亿元。相比其他同行,这两家的现金流情况尚好。“一方面要政府补贴免租哭穷一方面还涨价,难道不是应该降价促销?”有网友如此质疑。

你爱吃的海底捞,涨价了:“整体控制在6%”

目前孙某已被转到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隔离治疗,病情稳定,疾控部门已对其住所等区域进行消杀。

C罗之所以选择疫情期间搬家,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他们一家想有更隐私的生活环境。第二是C罗想有更好的锻炼环境。此前C罗发出了一段和女友斜坡跑步的视频,这正是在新别墅拍摄的。

“何止海底捞,普遍都涨了。”无独有偶,同样身为明星企业的西贝莜面村近日也被眼尖的网友发现涨价了,甚至比海底捞涨幅更大。“本来以为海底捞涨价涨得有点多,转眼看了下西贝的外卖菜单,土豆条炖牛肉80了,酸菜封缸肉80多,海底捞和西贝比真的是毛毛雨。”

另据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该名患者孙某现居住于深圳市福田区福保街道红树福苑,近两年在英国布里斯托工作。

餐饮企业涨价背后,透露着无处安放的焦虑。

熄火两个多月后,北京地区多家海底捞门店开始恢复营业,复业第一天,多家门店都出现了排队等位现象。

这套别墅的配置很豪华,拥有5个卧室,两个厨房,以及一个私人健身房,并且带游泳池。除此之外,别墅还带一个游戏室,外加一个大花园。

深圳市福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接到中山大学附属第八医院报告后,立即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密切接触者采样、终末消杀等工作,目前共确定密切接触者93人。据初步了解,患者无湖北旅行史,在英国工作地点有两名同事出现咳嗽发热症状。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海底捞应该还在疯地在跑马圈地。财报显示,海底捞2019年一口气开出了302家新店,相当于每1.2天开一家,增幅达64.8%。令人惊讶的是,在如此大规模扩张的情况下,海底捞的租金与营业额占比不升反降,由之前的5%下降到0.9%。

2月27日,孙某由英国伦敦飞往香港(航班号CX250),28日13:27抵达香港机场,15:30渡轮(船次3A109)从香港至深圳蛇口码头,在码头入境时体温无异常。随后,孙某打车回家。返程期间,孙某全程佩戴口罩。回家后,孙某自述没有外出。

更有餐饮从业人士指出,复工后的三个月,对于很多餐饮同行来说,就是一场生死大考验,接下来才是餐饮的至暗时刻。

“比起报复性消费,我更需要报复性存钱。”这是疫情后大多数90后的共识。这无疑也给了企业一个警醒:大家都不容易,你不能粗暴地把自己的损失,通过涨价让消费者买单了。

事实上,这已是半年里海底捞第二次提价了。由于2019年冬天肉价上涨,海底捞也对翻台率高的热门地区进行过价格调整,上涨幅度3%到5%。外界的风吹草动无不左右着餐饮企业的动向,而企业的损失则都体现在了消费者的账单里。

餐饮人也许要警惕了,大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可能只是幻想。当年SARS也曾重创餐饮行业,在最严重的时候整个行业的增速最高下降了30%。直至当年9月,餐饮行业才回到前一年的水平。历史经验中并没有所谓的报复性消费。

与此同时,海底捞净利润的增速下降明显,直接降低了17.72%;翻台率也从2018年的5次/天下降为4.8次/天。

在停业的这段日子里,海底捞显得格外低调。1月26日,海底捞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门店开始为期六天的暂停营业,此后又将停业恢复时间无限延长。随着疫情的好转,海底捞自3月12日开始陆续恢复正常营业,这中间,线下门店足足停业了46天。

经过初步排查,截至3月1日,该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共有93人,目前已有46人被集中隔离(家庭密接者4人、出租车司机1人、渡轮船员11人、渡轮乘客28人、海关密接者2人),他们均未出现异常情况。另有47名渡轮乘客(含港、台及外籍人士)正在排查中,其中22人在追查和转运至隔离点,对于离深的25人,深圳已发函请求异地协查。(完)

自救刻不容缓。就在海底捞宣布涨价的时候,麦当劳推出了一款周一会员半价桶,原价81元,售价39元。4月6日,闻讯而来的消费者蜂拥而至,抢到麦当劳小程序崩盘。网友们感慨,在这特殊时期,物美价廉才是王道。

原本一艘加速前进的巨轮,突遇疫情,只好找机会缓冲,而涨价是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那么问题来了,疫情期间海底捞损失有多惨重?

2月29日上午10时,孙某因出现发热症状、咳嗽,由妻子驾车送至中山大学附属第八医院(福田)就诊,21时其新冠病毒核酸初筛结果为阳性。3月1日凌晨,深圳市疾控中心复核,结果亦为阳性。

而线下门店收入正是海底捞的营收主力。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的营收主要由门店收入、外卖业务、调味品及食材销售构成。其中,门店收入以一己之力扛起了营收大旗,占到总收入的96.3%,金额从2018年的164.91亿元大幅上升到2019年的255.88亿元,增长了55.2%。

莱比锡RB(3-4-3):1-古拉奇/16-克洛斯特曼,5-于帕梅卡诺,23-哈尔斯滕贝格/22-穆凯莱,7-扎比策,27-莱默,3-安赫利尼奥/18-恩昆库,21-希克,11-韦尔纳

这场特殊时期的涨价,引发争议。支持者认为,眼下成本都在涨,再加上疫情受到巨大损失,“海底捞有涨价的权利,吃不吃是你们的选择”。而反对者的声音是,工资没涨,消费却涨了,不可思议。

葡萄牙媒体Correio de Manha称,C罗一家租了一套渔村边上的别墅,一周的租金高达4000欧元,约合3万人民币。毫无疑问,这套别墅要比C罗此前在葡萄牙的家更奢华。

没想到,餐饮业的报复性消费还没来,报复性涨价先到了。

这一幕在全国反复上演。广州胡桃里门店董事李斌对媒体透露,复工后的客流量只有疫情前的20%,“现在不是赚不赚钱,而是赔多少的问题。”

可以想象,在这停业的46天中,海底捞线下门店几乎颗粒无收。中信建投的研报判断,疫情造成海底捞司2020营收损失约50.4亿元,归母净利润损失约5.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