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秀水街亿元升级改造主打小店经济

秀水街亿元升级改造 主打小店经济

将引入更多中国原创的“小而美”商铺;三里屯商圈改造瞄准首店经济

嘀嗒的营收来源主要是三部分,顺风车市场服务、出租车市场服务、广告服务。首先看撑起嘀嗒整体营收和利润的顺风车业务。 

2019年,嘀嗒向顺风车车主和出租车司机提供的补贴和激励仅占总收入的4.6%,2020年上半年,这个比例则下降为0.03%。反映在招股书中,嘀嗒2019年和2020上半年的同期经调整净利率分别为29.7%、48.6%。

作为信息服务提供商,嘀嗒不拥有或租赁车队车辆,因此不承担相应费用,从2019年8月,嘀嗒开始在试点城市向平台上的出租车司机收取服务费。这部分在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收益分别为626万元、1560万元。 

据招股书显示,嘀嗒2017年-2019年的整体毛利率分别为49.5%、58.6%和79.5%。值得一提的是,截至6月30日六个月内,2020年上半年的毛利达到82.2%,较上年同期的74.7%增长了7.5个百分点。顺风车业务的表现尤其优秀,今年上半年的毛利率达到86.3%,而2017年时只29%。和其他业务相比,这部分的毛利率是出租车业务的2.8倍,是广告业务的1.3倍。

据介绍,今年,北京市将继续新增一批传统商场“一店一策”试点,鼓励试点企业加快升级改造进度。今年新增的5家传统商场“一店一策”试点分别是:大兴区大悦春风里、西城区菜市口百货、海淀区五道口购物中心、丰台区公益西桥华联、昌平区乐多港万达广场等5个项目。

嘀嗒的招股书一出,争议点在于,其中引用市场调研公司F&S的报告称,按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2019年嘀嗒在国内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有观点认为,滴滴顺风车业务因连续两起严重安全事故被交通运输部门叫停,如今刚回归满一年,嘀嗒未必能卫冕第一。 

这部分营收来自于向顺风车车主收取服务费。据招股书数据,从2017年-2019年,嘀嗒顺风车平均服务费率分别为3.7%、4.1%、6.3%,其中2019年,这部分业务的毛利率高达83.1%。 另一主要业务出租车网约,嘀嗒也是在那一年正式变现。

艾媒咨询机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中国顺风车用户规模将达2.49亿人,中国顺风车需求长期存在着且呈现日渐增多的趋势。据公安部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底中国私家车保有量约为2.07亿辆,每天至少有60%的车辆会上路,平均每辆车有3.5个座位是空的,往返两个行程就意味着每天仍有7亿个空座在路上跑。

此次大规模改造升级,北京秀水街集团与知名房地产服务商第一太平戴维斯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由第一太平戴维斯为秀水街商业调整改造项目提供整体规划、改造咨询和招商代理服务。这也是秀水街改造升级首次引入第三方专业机构。

事实上,中国四轮出行市场由出租车、网约车、顺风车构成,其中出租车由扬招出租车和网约出租车构成,以2019年的GTV(交易总额)7119亿为例,四者的比例关系为,扬招出租车4703亿、占比66.1%,网约车2095亿、占比29.4%,网约出租车181亿、占比2.5%,顺风车140亿、占比2%。 

和没有辨识度的“无限游戏”剧本不同,嘀嗒专一布局顺风车和出租车两大业务。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嘀嗒在全国366个城市提供顺风车服务,拥有约1920万名注册私家车主,其中超过半数为认证私家车主,嘀嗒出行APP注册用户达1.8亿,今年上半年的月活跃用户量(MAU)达1470万。

滴滴倒是释放了盈利的信号。今年年初,滴滴总裁柳青先后接受两家外媒采访时均表示,滴滴的核心业务已经盈利。不过这里指的是网约车业务,而非整体。 在行业普遍烧钱的背景下,嘀嗒却有不错的盈利表现,为什么? 

其次,为“一店一策”建立改造升级台账,逐一明确各个企业改造内容的工期进度,协调解决企业改造升级过程中实际问题,推进各企业改造进度。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为推进赛特碧乐城改造工程进度,北京市商务局协调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召开专家会,通过了赛特碧乐城外立面改造方案。百盛购物中心,资和信百货等正在深化方案设计。

前辈们已经证明,出行是个费钱的赛道,要么是至今亏损,要么是常年补贴刚刚开始盈利,还有更多无名之辈因为烧不起钱倒下了就再也没站起来。 美股科技公司Uber和Lyft都身先士卒了一把,这对难兄难弟由于常年亏损和没有盈利前景被资本市场强烈质疑,全球疫情重启下都经历了大幅裁员,令人唏嘘的是,Uber的外卖业务营收已经高于网约车业务,成为真正的现金牛。 

嘀嗒在招股书中提到,认证私家车主的上升、平台顺风车车主和乘客的增加,能促进应答率的上升,进而吸引更多的乘客和车主使用,形成良性循环。这在烧钱的出行市场里可谓一股清流。 相比于快车、专车背后的撮合平台需要在各种博弈中寻求平衡点,嘀嗒这本生意经没那么难念。 

传统商场改造试点增5家

在疫情阴霾下的2020年上半年,嘀嗒的营收同比增长了66.25%。占大头的顺风车产生的营收为2.7亿元。2020年上半年平台上的顺风车出行次数为0.6亿次,同期GTV为33亿元。此外顺风车平台的平均服务费率为8.3%。出租车版块,嘀嗒也在寻求新的增长点,从去年开始拓展出租车数字化扬招服务,已与西安、沈阳、南京、徐州4个城市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开展智慧出租车合作。 表现在经营现金流上,嘀嗒2019全年创造经营性现金流近4亿元,疫情阴影下的2020上半年,仍创造出了1.3亿经营性现金流。 

北京市商务局规划建设处处长殷亮介绍,为鼓励试点企业加快升级改造,北京市制定了奖励措施。将给予传统商场“一店一策”改造升级项目一次性贷款贴息支持。对百货店、购物中心等传统商场外立面改造、店内装修更新、设备购置及水电气热等配套设施建设,按照不高于贷款基准利率给予贴息支持。

与快车、专车等业务涉及多方的综合平台不同,嘀嗒从一开始就选中了主攻一个垂直项——顺风车,这是一个相对轻资产的模式。 至于这一点,滴滴已经从侧面做过验证。在滴滴的体系下,顺风车一度是最赚钱的业务。根据贝恩咨询发布的《2019年亚太区出行市场研究报告》,滴滴顺风车无限期下线前,曾一度实现单均盈利。

2020年6月19日,据晚点LatePost报道,对比下架前日均100-200万单的单量,滴滴顺风车回归200天时,订单规模还差距甚远,还需要长时间地爬坡。 其实嘀嗒垂直的这两大业务中,在市场中不是非此即彼,且发展远未到行业的天花板,尤其顺风车的市场容量一直被低估。 

另外,扩大“一店一策”试点范围。通过试点项目带动万优汇商场、毕淘买生活广场、新辰里购物中心等商业项目进行改造,升级软硬件,改善消费环境。

秀水街相关负责人表示,有别于以往的业态调整,这次改造升级可以说是2005年秀水街“退路进厅”以来,最大规模的改造,将由内而外全面升级。

更值得关注的是,嘀嗒主动选择并承诺不进入网约车这条赛道,不跟传统出租车抢生意,从竞争的角度来说,是一步妙棋。

去年,北京市商务局出台了《关于本市传统商场“一店一策”升级改造工作方案》,启动首批10家试点商场升级改造。

述报告也预测,出租车市场规模预期到2025年在整个四轮出行市场中继续保持第一,占比在53.9%左右;我国顺风车市场规模将在2025年破千亿,达到113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1.8%。 

据了解,今年4月份,秀水街向北京市商务局提交了“一店一策”改造试点申请,上周,北京市商务局到秀水街进行现场调研。北京市商务局规划建设处处长殷亮介绍,今年的传统商场“一店一策”改造试点名单已经确定,秀水街将纳入下一批传统商场“一店一策”改造试点。

数据来源 / 嘀嗒出行招股书制图 / 深燃 上

朝阳区商务局副局长关德鹏告诉新京报记者,三里屯地区今年将启动整个片区的规划和设计,相关的国际招标即将启动。关德鹏介绍,整个商圈的改造升级,涵盖地下空间的盘活,首店经济的发展,夜间经济的亮化,以及外摆规范设置等。

嘀嗒出行营收构成制图 / 深燃 

对比用户端,也可以发现,从补贴大战中物竞天择生存下来的网约车,培养的是一批对价格高度敏感的用户,而顺风车乘客多一点等待的时间,就可以享受比快车便宜一半的价格。北京的白领苏旸在疫情期间养成了顺风车通勤的习惯,他告诉深燃,疫情期间顺风车的出行体验在变好,最明显的一点是,嘀嗒平台上的订单匹配时间缩短了。 

外界开始诧异,有Uber和Lyft这对难兄难弟身先士卒在前,滴滴也只是核心业务盈利,在一众平台深陷亏损沼泽时,嘀嗒是怎么盈利的?这个低调的后浪做的是什么生意?聚焦顺风车和出租车业务,能否支撑起嘀嗒的长远发展?

2005年“退路进厅”以来,秀水街一直在不断进行升级改造。秀水街总经理胡文莉介绍,自2005年重装开业以来,秀水街15年间累计进行11次业态改造,向高端商业转型。

秀水街市场自发成立于1978年,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是不少外国游客来京的“必逛景点”。

作为北京夜间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三里屯正瞄准年轻群体,吸引更多首店落户。据朝阳区商务局介绍,三里屯商圈已全面启动改造升级,将加快首店聚集,打造北京国际消费枢纽城市地标。同时,前身为雅秀大厦的太古里西区也已启动改造。

2019年,顺风车业务贡献了77.3%的GTV,订单总量同比增长惊人,一年104%、一年270%,从2018年的4820万单增至2019年的1.8亿单。相应的,顺风车业务的收入也从千万级别在这一年跨越至5亿以上,在同期总营收中占比91.9%。 

目前三里屯太古里已启动品牌调整,还将调整和升级硬件设施。老牌商场雅秀目前正在施工改造,改造过程中还会推动社区融合、城市更新,对雅秀周边的道路景观、街区步行体验进行整体提升。

秀水街董事长张永平带队调研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的商业和产业带后,找到了秀水街的发展道路,其中包括:与其他商场差异化经营、提升购物体验;按照北京“发展小店经济、推动商圈小店聚集区转型升级”的要求,引入更多中国原创的“小而美”商铺等。

嘀嗒从顺风车业务中收取的是服务费,平台不持有车辆,也不用向顺风车车主和乘客进行大规模补贴。不同于网约车,顺风车的车主和乘客基于节约出行成本的目的参与顺风合乘。 从嘀嗒顺风车的定价规则来看,目前采用的是跟公里数有关的一口价,没有长途费、夜间费、拥堵费这些与运营相关的附加费用。据了解,整体水平相当于同一城市专业运营车辆定价的50%。

三里屯商圈改造今年启动 瞄准首店经济

42岁的秀水街今年将纳入北京市传统商场“一店一策”升级改造试点,迎来新一轮大规模升级改造。改造后的秀水街将聚焦“小店经济”,引入更多中国本土的“小而美”商铺。

北京“新消费”22条中提出,在继续推动传统商场“一店一策”改造试点的同时,按照“一区(圈)一策、分批推进”的工作原则,优化落实朝阳区CBD、三里屯、昌平龙德、石景山今鼎、平谷万德福、延庆八达岭等6个商圈的改造提升方案。

不止一位顺风车车主对深燃表示,拉顺风车不为赚钱。车主鹿阳说,自己起初拉顺风车是为了节省通勤成本,当拉到上百单的时候,就更不在意收益了,而开始更在意社会效益和出行体验。 

重点是,嘀嗒从2019年开始实现了整体盈利。

据此前官方消息,嘀嗒已连续15个月盈利。如今招股书一披露,神秘面纱终于揭开。嘀嗒近三年营收翻了十多倍,从2017年的0.5亿元上升至5.8亿元。

根据F&S报告,2019年,嘀嗒在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在出租车网约市场排名第二,此外,嘀嗒也是中国数字化扬招业务的开拓者及领先出行平台。 占了四个赛道中的三个,由此可见,嘀嗒所进入的领域并不小,业务组合不算单薄。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嘀嗒所布局的出租车与顺风车业务,不额外增加上路的车辆,而是通过技术、数据和模式创新来推进出行服务的供给侧改革,这和网约车的模式有所区别,提高行业效率的同时,也确保了对环境影响最小。 

顺风车车主与以谋生为目的专业运力不同,拉一单就会核算一单的成本效益,这样的定价对于他们而言能抵消包括油价、过路费以及部分停车费在内的基本出行成本,若计入人工成本、摊销折旧,绝无营利可能。 

有顺风车车主表示,疫情影响逐渐消退后,直观感受是顺路订单变多了,了解顺风车的人也多了。“因为快车、专车是专职运营,司机每天接触很多人,但上班族们顺风出行的订单一天一般只有两单。”顺风车车主鹿阳表示。 一位业内人士对此表示,疫情阴影下能保持盈利,一定程度上证明嘀嗒找到了盈利路径,不过还需要更长时间的验证。 

在顺风车市场还能继续闷声发财吗?

胡文莉表示,这次改造不只是业态改造,而是全面升级。借助第一太平戴维斯的专业建议,实现从内而外的提升。“整个项目从战略规划、设计深化到施工改造,预计投入过亿元。”

也就是说,出租车占了68.6%的份额,出租车扬招占据出租车总交易额的96.3%。

不做专车快车的出租车平台这一定位,既在出租车市场的竞争中做到了“攻其不可守”,让对手不好反击,让行业和监管部门更容易接受,同时也让嘀嗒绕开了网约车市场上的激烈肉搏。 那么,仅靠出租车与顺风车,嘀嗒是如何低调赚钱的? 招股书显示,嘀嗒2017年-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是0.5亿元、1.2亿元和5.8亿元,三年里累计增长近12倍,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是3.1亿元,同比增长66%。 从增长看,2019年是嘀嗒的关键之年,平台上产生的GTV为110亿元,其中核心业务顺风车贡献85亿元,同比增长347.4%。招股书显示,这部分业务覆盖366个城市,市占率达到了66.5%。 也是在这一年,按经调整净利润计算嘀嗒已经实现盈利,从2018年的-10.7亿转变为2019年的1.7亿元,并且势头持续,即便在疫情阴霾下的2020年上半年依然实现了更大的增长,经调整净利润达到1.5亿元。 2019年嘀嗒身上发生了什么?

秀水街改造升级首次引入第三方专业机构

很多人看到嘀嗒聚焦顺风车和出租车时,会条件反射地认为业务组合略显单薄,这次嘀嗒出行在招股书中援引Frost & Sullivan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以下简称“F&S”)的报告,展示了中国四轮出行市场的全貌。 

2019年一整年,嘀嗒平台上产生了1.1亿次出租车搭乘。招股书显示,以此计算,嘀嗒在中国出租车网约市场的出行平台中排名第二。 这种势头持续到了今年。